株洲网

首页 > 新闻 > 城市播报 > 正文

唐皙澜:“逆行”抗疫,她有了“最美”的样子

QQ截图20200228212220

▲ 支援渌口区人民医院的株洲中医伤科医院护士唐皙澜和王海燕。

株洲日报记者 刘琼 通讯员 杜方江

原本娇嫩的双手被捂出疹子,脸上也满是勒痕,鼻梁也有些被磨破……参加抗“疫”30多天,爱美的唐皙澜发现,如今这般模样才是自己“最美”的样子。

“我是个平凡的人,希望能干件有意义的事。”

今年33岁的唐皙澜是市中医伤科医院的一名内科护士。1月26日,得知院里选派医护人员前往株洲新冠肺炎定点集中救治医院支援,曾在重症监护室干过5年的她立马请战。

事实上,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,孩子才6岁。得知女儿要去前线,唐皙澜的母亲在家哭了两天。

“我是个平凡的人,希望能干件有意义的事。”唐皙澜反复劝说家人。1月27日,她正式进驻“战场”。

量体温、消毒、倒水、送饭、打扫卫生……她如陀螺般一刻未停。两层工作服、一层防护服、三层手套、口罩、护目镜,一穿有时得七八个小时。唐皙澜清晰地记得,第一个夜班下来,她的脸充血水肿,睁眼都有些费力。脱掉防护服后,她号啕大哭:“我第一次觉得自由呼吸是件多么幸福的事,哭完我就好了。”

为转运危重症患者,她累得几近虚脱

全速奔跑300米,对普通人来说似乎很简单。若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抱着大堆物品,还要推着危重患者跑,且保证患者不出任何意外,这便是一项难度系数极高的任务。

2月10日晚上7点,即将交班时,唐皙澜接到紧急指令。患者邓女士因呼吸困难、病情恶化,需立即转入ICU进行有创呼吸机治疗。这时,她穿着防护服已工作5个小时,体力严重透支。

从隔离病房到ICU有300多米,期间需经过一段露天的路程。当晚下着小雨,转运过程中,坐在轮椅上的患者只能摘下呼吸面罩。

如何确保患者的生命安全?唐皙澜和其他3名医护人员决定推着患者跑过去,缩短转运时间。

300米的距离看似很短,可对于身着厚厚防护服、体力接近底线的唐皙澜而言,这似乎是33年来跑过最长的跑道。每跑一步,她都感觉自己处于缺氧的边缘。一路上,她咬牙坚持,不断提醒自己:“快到了,快到了。”

虽然他们一路冲刺,但轮椅一直稳稳当当,即使在上台阶时,也是几人合力护住,未让患者遭受颠簸。

终于,仅用了不到3分钟,患者被安全转运到目的地。虽然累得几近虚脱,唐皙澜却笑着说:“还好,患者平安到达。”

被八旬患者暖到,她说这次“逆行”很值

在隔离病房,不少被病毒裹挟的患者会感到恐慌和无助。

“放心,你会好的,一定会好的。”每一次,唐皙澜总会想方设法地安慰这些患者,给他们温暖。在她看来,厚厚的防护服隔离的是病毒而不是关爱。

在那里,唐皙澜也常常被一些暖心的患者给感动,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名80岁的老嗲嗲。老人在入院时,显得很平静。每一天,他都会将被子叠放整齐,生活用品收拾得井井有条。

每一次,当她进病房准备给老人做治疗时,老嗲嗲都会温柔地嘱咐:“妹子,你别急着过来,我先把口罩戴好。”

由于患者需要每隔2—3个小时量一次体温,这意味着,护士一天至少要进出隔离病房10余次。有一次,老嗲嗲突然向唐皙澜提出,要自己量体温,然后记录数据。

“您的视力不好,这个水银温度计的数据不好看,还是我来吧。”唐皙澜劝道。

“你少进病房一次,就少一分被感染的风险。”一向温和的老嗲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这句话,却让唐皙澜鼻头一酸,心里涌起一阵暖流。她知道,这次“逆行”很值!

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

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

责任编辑:张哲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重庆快乐十分